中东 美规 欧版 墨版
当前位置:平行之家>资讯>头条资讯:吉姆尼穿越哈拉湖,陷车三天,六驱救援。
头条资讯:吉姆尼穿越哈拉湖,陷车三天,六驱救援。
undefined
视频地址:

头条资讯:吉姆尼穿越哈拉湖,陷车三天,六驱救援。

2018年11月09日 01:33平行之家

喜欢吉姆尼,是从第一次开小鸡进藏开始,灵活的身躯,强悍的通过性,无敌的可靠性,最适合自己见山就钻的性格啦。

这辆吉姆尼是我的第二辆吉姆尼了,第一台手动的卖了后换了其他数辆越野车,却一直还是念念不忘小鸡,某个契机收了这台08年自动鸡之后便决定此鸡一定留着不卖了,好好收拾改改,伴其一生。

出发前,朋友发来在西藏那曲地区下草甸子陷车的照片,没想到自己的穿越也遭遇了更糟、更有趣的陷车。

去菜场买了一只羊腿,路上的伙食

蔬菜也是必不可少的

后座拆了,做了个木箱子,放工具和不常用的物品。

路过的大叔对小鸡甚感兴趣

相机底座忘记带了,而德令哈只有这么一家相机店,店里只有这么一个底座,还是不匹配的,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

找了一家铁铺,老板甚好,我说自己来,他全程不让我动手

勉强能用

羊腿剁好,入锅,车子装了逆变器,边开边炖。

抽油,备用,一共抽了23升的样子。

出德令哈市区一会就到了进山的路,进山以后风景变得迷人起来。

进入土路,就喜欢这种颠簸的快感。

艾玛,太颠了,放点气,胎压全靠目测。

全程硬化路面,开的飞起。最快开到接近一百码。

半路有个检查站,登记一下身份信息,车牌号以及电话就放行了。守门的两位大叔特别客气,指着远处山头的铁塔告诉我,这一段有移动信号,再过去就没了。

右边岔路——伊克拉是个油气田还是啥?

这一路过河都有桥可行。

一段长直路,车速直飙80迈,行到近处才发现有个小小路基垮塌,急刹拍照。

随便看下海拔都是四千多,身体没啥特别反应,就是嘴干,要多喝水。

路是真好,尽管出发都已经很迟了,还边走边拍,距离23公里时,远远即可望见团结峰,那一片连绵起伏,那一片雪白,即是梦里向往的远方。

见识一下高原冻土的厉害。

汽汽汽,电压力锅释放着香气,整个车满是羊肉的清香。

距离哈拉湖越来越近,路边时不时冒出一只小精灵。

据湖边敖包的老板介绍,今年雨水比较多。

哈拉湖的石头碑,还在距离岸边很远的位置。

把车里的备用油加到油箱里,正好23升,也就是这接近150公里烧了这么多油。

羊腿真香呐,蘸点辣椒粉,舒服。

把西宁买的馍馍放炉子上烫会,啤酒太冷了,也加热下吧。

湖边敖包住宿处,海拔4093。吃饱喝足把煤加满,敖包里一整夜都是暖暖的,夜里差点把自己的睡袋踢了,都睡出汗了。

昨天夜里,敖包老板告诉我前两天有个央隆过来的车队集体陷车,报警之后警方通知他们过去救援,开了两台车过去才救出来。他强烈建议我不要单人单车去穿越,我告诉他车上有前后绞盘,带了地锚,木板……, 老板想了想:那早点出发,早上十一点之前地还比较硬,相对好走。临走,半开玩笑的跟老板说,如果我陷车了给你打电话,你可得来救我撒。老板笑笑。

湖边敖包海拔

一早起来,时间在五点多,天还很黑,车内外温度在零下四度左右。

主油箱65L油满满的。

副油箱50L也是满满的。

路上是有车辙的,天太黑,看起来断断续续的。

有铁丝网拦着,无法按着轨迹走了。

过河无法避免。

穿越哈拉湖的理想时间是十月底到第二年的三月,当然也有大神在雨季——七八月去穿越,并且成功的。我是2018年9月22日傍晚到的哈拉湖,第二天一早出发开始穿越。于是,我很快便遭遇了第一次陷车。

陷车时间在六点左右,出发没多久,地点在一条并不宽,也不深的小支流。过河速度不够快,感觉失速后再加油已经来不及了,没有过多刨。

吉姆尼在图中就是一个小点点,仔细看能找着。

哈拉湖团结峰,美的醉人。

前面过的几条河,开着感觉都是硬硬的,也就没多想。觉着既然不深,那应该挺好过的吧,其实不然,脚踩着都是松软会陷那种。

轮胎绑上木板

这次带的是旋转式的固定锚点。用备胎当做第二锚点。天没亮的时候,看着都是沙子的地面硬的不得了,完全插不进去。

折腾了差不多四个多小时,才上了岸。

陷车之时天还黑着呢。

自救成功

想着越靠近湖边陷车的可能性越大吧,那就靠山的地形走,山上总应该干了吧。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的。高原冻土我还没有经验。

再一次陷车。

再次陷车,哈哈哈哈哈

陷车点

找石头,大点的石头就特别费劲,这儿可是海拔四千多,喘气特别厉害。

打锚点,沿着锚点一直转,两圈就晕,三圈必须蹲下,五圈估计直接倒了。

最累的就是挖泥巴了。挖一分钟,休息一分钟,基本这样。

自热米饭。

滑轮也用上了。

冻土,超级粘,超级软。

各种不成功

时间很快,一会就天黑了,收拾收拾先把床铺整好。

把车里的行李物品都堆到车顶。把单人床铺好,充气垫吹好气儿,羽绒睡袋铺开。

油还很多。

月亮出来了。

车子斜的厉害,只能顶着门睡。跟自己说了晚安,沉沉睡去。

一早醒来,天微亮。半夜醒过来好几次,冷,点火开会暖气又熄火,反复几次。

今日豌豆自热米饭。

有阳光温暖许多。

加防滑链,增加抓地力。

挖累了补充点能量。

泥巴挖空,太难挖了,超级粘,一挖就出水。

后桥完全在泥里了。

附近石头也是稀有物种,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大的,抱不动,只能一次一次的翻过去。

一挖就出水。不舀不行。

把底盘差不多都掏空,费老劲了。

碗好滑,不趁手啊。

因为车子底盘已经全部掏空,所以底部基本没有阻力,四个轮子也都垫了石头有摩擦力。锚点也前所未有的加固了。车子在绞盘作用下有往后走。只是有斜度,所以车子没有完全走在木板上。

乌云漫布,突然下起了雪

好像伙食还是可以。

的确往后走了大概一个车身的距离,可是,又重新陷了进去。

天又快黑了。床先铺起来。

月亮初升。

在车上睡了第二晚,一早起来,依旧是自热米饭。

坑里各种出水。

挖个坑。

早饭。

也不知道多久能找来救援,先把电瓶线拆了。

徒步出去寻找救援。

路上有大大小小的河,带了双高帮的。

过河,水太深。鞋子进水。雪山融水有够冷,冻得我哇哇叫。

路上的各种陷车现场。

徒步也是挺累的。

天冷,羽绒衣都穿起来了。

边走边捡石头。

昨天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也看不清客栈附近状况,到了才发现好东西,六驱大东风。

哈哈哈哈,救援车到位啦。

来时还带了各种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木板,到了感觉直接拖就可以了,一吨多点的小吉姆尼,六驱大东风应该毫无压力。

终于回到大本营。

客栈老板做面片吃。

第二天一早,一片白茫茫。

从德令哈徒步一个礼拜到这儿。

洗完车做个底盘检查,前桥进水,换了牙包油。

再见,小精灵。再见哈拉湖,我会再来的。


吉姆尼穿越哈拉湖,陷车三天,六驱救援。相关阅读:

台分秋游, 清新自然,穿越缙云三溪乡

当整个城市被凉爽的带着甜香的风环绕,属于南方的秋天又来到了。在这个适合的时间去一个清新自然的地方将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夏天没能多给我几次爬山趟河的机会,就在这微凉秋季里补一次穿越。

当台州分队在服务区集结完毕,入眼是数十辆各式各样的越野车,聚成一堆如同古时武林会来自四面八方的各路隐藏高人,平时出没在荒芜的山林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而吸引着这群人聚到一处的,就是去穿越。穿越是一种综合的驾驶过程,考验人的判断力,胆量,危机时的应变能力,巧妙利用汽车的性能踏足难以行进的恶劣路况,我认为是不错的减压方式。

列队排好,什么品牌都有,可算是“杂牌军”了

貌似有几辆豪华品牌,还是承载式,权当体验体验吧

小身材有大能耐,这霸气的轮胎示意着这是个狠角色

这台途达还是新车,昨天刚提的车,不到200公里就去越野,铁

三溪乡位于丽水市缙云县,与台州市的仙居县相邻,典型的多山丘陵地貌,缠绕在山头的防火带如长龙蜿蜒,在起伏的山势里营造出各种难度的陡坡和沟壑。与台州温州交界的上堡山相比,这里的防火道起伏频繁,爬坡和下坡频率更密集,让人无暇休息,须得全身贯注地应对面前的山路,往往一个长坡上去,车头依旧上翘着还没看到路面,前面就是一个拐弯带下坡,所以在坡顶时要格外留神,适当减速收油,保证安全。

三溪乡桃源山庄门前,是有点桃源村田园风光的感觉

就餐的农家乐就在森林公园旁边,不用说这里的空气十分清新

我喜欢这个FJ的小饰品,带着诗和远方

这里也是一个越野爱好者经常光顾的地方,当地居民门口也不乏停着改装过的老牌越野车,有些是作为领路的向导。当天除了我们,还有一支来自上海的普拉多车队,在我们路边列队时,他们便走在我们前头去了下道点。到达第一个较陡的长坡前,他们为我们让出了路,示意我们先行。看他们的队伍中好多人可能没有越野经验,对长坡有点发怵,有几个乘客看着我们上坡,一边拍摄着一边惊呼。

陆巡稳健上坡

我们则派出几辆“轻骑兵”吉姆尼打头阵,吉姆尼的灵活和强大的通过性在这种狭窄的山路上优势明显。

这里的穿越路线属于难度适中,路面坑洞较少,路况并不多,所以在晴天时节,只要控制好油门与刹车节奏就能如履平地。但是往往坡道较长,尤其几个极长的下坡,对驾驶人员的心理素质形成考验,恐高是肯定不成的,还要有相应的驾驶经验。

山路上也有很多岔路口,印象里这个坡道前的岔路口,往右就是挑战路线,不想挑战的可以往左绕行。长坡上山以后,停着一辆老80,旁边的向导提醒我前面有陡坡,要小心。

果然是一条长陡坡,尤其是后半段路面起伏较大,甚至有的可能。前半段我还带着一半刹车,后半段索性放弃刹车,稳好方向用低四一档自然下降。因为在陡坡上刹车打滑引起的失控后果往往比冲下坡托底的后果严重得多。后来听前面的同伴说只听我的车引擎声呼呼的就冲下来了,根本来不及拿出手机拍摄。这个长坡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落地时大概速度有15km/h,中冷护板处也不负众望地啃一嘴土。

这上去以后就是长下坡,很陡很长

这辆陆巡570很多时候都是跟在我车后面,不管怎么样我对这种舍得拿百万级豪车越野的车主还是十分敬佩的。看他的车子很新,可能穿越经验也少,后面出了点状况,好在车子只是擦伤,人员无恙。

车队总共有30多台车,一半以上的车子都在半途玩下比较简单的坡道后就择路下山了,比如那几辆极光、ML、X5、自由光,基本属于打酱油了。有些车主甚至是第一次越野爬大坡,自然是觉得心跳加速。大约有10台车选择继续穿越全程,那都是些穿越的老选手了。

我们很默契的形成一个排序,打头的是几辆吉姆尼,而后是牧马人,我跟着牧马人,再后面基本是素车的陆巡和普拉多了。穿越时跟对车是很重要的,前车的路线和车身姿态将会是你重要的驾驶参考,最好跟一些通过性与自己接近或者差距不多的车型,选择路线便可以参考前车的,减少托底和打滑的次数。

吉姆尼素车就有不俗的通过性,再进行改装后更是如虎添翼,基本上是哪里不平走哪里,希望给自己创造难度,提高挑战性。

同样的路吉姆尼和陆巡就不能保持同样的节奏了,谨慎挑选路线,偶尔也免不了托底。

有一些路吉姆尼也会暂时卡住,那种路段我们就会果断绕行了

在一处山顶的高塔下休息一阵,这辆雨林胎的吉姆尼随意一停就有自带霸气的范儿

从铁塔下去的几条带深沟的长坡,连吉姆尼都会擦底,其他车更是难以避免

就在这某条下坡坡道上,570车子因为操作不当,失控冲出了防火道,被路边松树拦住,算是万幸。其实就570这个车型来说,本身自带的蠕行系统是很强大的,驾驶员只要把好方向就能稳稳地下坡,可能他没有了解过这个功能,下坡时刹车过多,方向太大导致车身横移,救方向时又错踩了大油门,修正过度导致了失控。

在这里提醒刚接触越野的车友,下陡坡一定不能踩死刹车和打大方向,索性完全放开直冲下去反而很少有什么大问题。我猜还是因为车太贵了,托底比较心疼,人一紧张做出了错误的操作。我这种物美价廉的国产神车,带了护板后基本上无视托底,专心驾驶反而不出状况。

就在当天穿越的最后一条坡道上,领头的吉姆尼也尝试了多次才艰难登顶,之后的其他车子都是借助拖车绳或者绞盘才能通过,这个位置碎石浮土太多,单车很难顺利完成。

图中箭头处的头车就是那辆雨林胎的吉姆尼,正在艰难的尝试

两门牧马人也未能顺利通过

地面浮土很滑,人下去救援都要拉着绳子如同岩降

在拖车绳的帮助下,余下的几辆车子顺利通过这条碎石路,之后就是一条下山的横路,不再有难度。所有车子都在天黑前回到了吃晚饭的农家乐,算是比较顺利了。

以前都是两人出游更喜欢搭帐篷,这次单人单车就懒得整那些零零碎碎的装备。当晚我体验了自己改的车床,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春秋冬三季睡在车里都能有不错的舒适性。

第二天清晨下过了雨,队长说不适合去爬山了,只得计划返程。在品尝了当地的缙云烧饼后,余下的几辆车也踏上了往仙居的省道。

此次活动对我而言是一段新路段的驾驶收获,简单,刺激,新鲜。难度适中,穿越距离长,是个不错的线路选择,推荐大家前往。